阅读历史

第 90 章 亲吻

作品:我见观音| 作者:雕弦暮偶| 分类:其他类型| 更新:2024-07-21| 下载:雕弦暮偶TXT下载

掌心平按在后背淤青之上,酸麻疼痛混成难以分辨的感触,顺着骨肉肌理蔓延。

宣榕没忍住溢出一声呻吟。

耶律尧微不可查地一顿,方才继续动作,问道:“很痛么?”

他力道收放自如,痛感其实尚可。

但夏季衣料轻薄,被毯亦是,阻挡不了浸透而来的温热力道。内力潮水一般席卷漫过,恍然之间,有一种两人肌肤相触的错觉。

宣榕登时就不想说话了,她把头埋在胳膊里,浑身发软,咬唇抑制住痉挛的冲动。

饶是如此,汗水还是顺着额角滚下。

她在黑暗里闭眼又睁眼,感觉眼角被汗侵得生疼,左思右想半天,觉得不是自己想多,嗓音都带了点有气无力:“不痛。你这不是正经的推拿手法吧?”

正常来说,痛会为主,哪可能这种不太正经的感觉。

上次手腕也是如此,都太刁钻了。

耶律尧按过她背脊骨头,似是在确认没有折损,闻言道:“我又没学过推拿,这是练武防伤的法子,能冲人百穴。你若感觉四肢酸软发麻,是正常的。能够喘的过来气就行。”

他能够感到掌下骨肉匀停,纤秾合度,只是瘦弱了些许,腰线不盈一握,能被一手盖住。

仿佛能被轻易折断。

于是,手上力道又轻了些许,耶律尧淡淡道:“人若削瘦,精气神也会不足。你回京后让太医给你调理调理,多长点肉吧。”

他顿了顿,笑吟吟道:“还有,谁让你一天不痛快,你记得要让他一辈子不痛快。”

黑暗朦胧,视觉的剥夺反而放大其余五感。

衣料摩挲声、轻微呼吸声,宣榕指骨不自觉地蜷起,感觉到自己有点喘不过来气,心腑的跳动反而越发剧烈,麻软无力的酸爽袭过全身,若非尽力自持,只怕忍不住会颤抖。

她拿耶律尧没法子,没再吭声,一直等到他停掌收手,方才轻叹了声:“耶律,你真的……太放肆了。”

耶律尧毫不在意地笑起来:“这就放肆了?我还能更放肆你信不信?”

“你还要怎么……”未出口的话被堵住。

宣榕瞳孔骤然紧缩。

今夜初一,空中无亮。为了不叨扰贵人休息,外头的灯火也应灭尽灭。

夏日的虫鸣在远处织成紧促欢快的小调。

柔软温热的触感覆在了的唇角,有人捏住她的下颚,控制着她动弹不得,再一点点调整角度,轻而又轻地吻住她唇瓣。

两人炙热的呼吸相互缠绕,苦涩药味,宫中香料,高山雪松,迷离酒醇,还有军营之中烈烈西风,中原大地辽阔疆土,北上雪海连绵不绝,草原蓝天苍穹如海——世间千万种滋味,也在这个一触即分的吻里交织缠绕。

蜻蜓点水。

继而水漫决堤。

耶律尧放开了她,声音低磁喑哑:“我还能这么放肆。”

“……”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