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 76 章 稻妻来信

作品:[原神]论风男如何拯救友人| 作者:尖帽子狗| 分类:其他类型| 更新:2024-05-13| 下载:尖帽子狗TXT下载

台上的说书人悠闲地晃动着茶碗,不时抿上一口,台下的听众们交头接耳,议论声不断。

毫无疑问,刚刚结束的上半场评书让在座的许多人感到了困惑。要知道往年的这会儿,各大茶馆讲的不是岩王爷创建璃月的历史,就是各类阖家团圆式的故事,而田铁嘴今天偏偏搬了个又是难产又是妖魔的故事上台,实在令人费解。

有常年混迹评书圈的老听众说,田铁嘴向来与裕和茶馆的茶博士关系不和,今日之举可能是想和前两日也讲过同题材的师兄比个高低,也有人说田铁嘴这招叫做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在大伙儿听腻了团圆的一家子如何包饺子的时候,这样的猎奇故事的确格外卖座。

咕噜,咕噜。

坐在最前排偷听到了一切的云苓将碗中的热茶一饮而尽,面对面前两双充满好奇的眼睛,他轻轻咳了一声,向旅行者发表了自己简短的听后感。

“一定要说的话,我不太喜欢这个故事。”

即便作为茶馆曾经的常客,云苓很清楚这种分上下两场的评书喜欢在故事的后半段搞一些反转,但在听完上半场以后,他真的很难说田铁嘴描绘的云崖是个完美的好丈夫。

最初云崖的妻子命悬一线是因为要给他生孩子,后来变成怪物是因为他不愿接受她离去,最后失去理智到处伤人,也是因为他不忍心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……在这个色调灰暗的故事里,妻子的每一场苦难似乎都因他而起。

云崖虽一直像世上最好的丈夫一样,为保全妻子的性命到处奔波,但他在故事中也从没问过妻子一句,她愿不愿意活下去。

要是她从始至终都不愿看到丈夫以身犯险,从始至终都不想吃下那所谓的不死“仙药”呢?

云苓想起了那个他曾向胡桃提出的问题。

【死了又活过来的是什么?】【是执念。】

与他抱有类似观后体验的还有玩家。在过场动画结束后,气泡框给出了更为恐怖的猜想。

【这个丈夫采的花是并蒂的,他给妻子吃了一朵,还有一朵呢?】

【好吓人……喂花那里他老婆是不是做了一个摆手的动作?她其实是不想吃的吧】

【一个生了孩子垮了身体的病弱女人,一个钱、权、武艺样样不缺的壮年男人,嘿,到底谁看着更想长生啊】

【云崖就是想拿他老婆实验吧】

【拥有越多的人越怕死倒是真的】

在一众阴谋论之下,云苓眼前的两位12+游戏的主角倒是没往这些可怕的方向想。

外号旅行者嘴替的派蒙将小手往身后一背,疑惑地歪着脑袋:“不喜欢……唔,难道云苓也和刚才那位老先生一样,觉得长生是种愚蠢而贪婪的愿望吗?”

“那倒不是。我只是觉得,这个故事对云崖的经历刻画得很细致,对妻子的描写却很吝啬,她没有一点想法,嗯,她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,只是个体现云崖一往情深的道具,从这点上我就对这个故事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