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玉不逐流 作品集

  • 逐澳游戏 逐澳游戏 连载中

    点击阅读

    分类:其他类型|

    【4月2日入v零点更新,微博@是玉不逐流啊】【澳港风|年龄差|伪叔侄|位高权重大佬下神坛】【阴鸷文雅孟先生x娇憨嗲精沈小姐】沈晗黛明面上是港圈里高不可摘的娇艳玫瑰,对谁也不屑一顾。但私底下却有公子哥们嗤之以鼻的挑明真相:“不过是沈家养大送去联姻的金丝雀,有什么可清高的?”孟行之是澳区孟家的掌权人,生了双看谁都温情的含情眼,行事手段却极端残酷,冷心冷情远近闻名。即便他因意外折了双腿,也无人敢在背后诟病他一句刻薄话。而孟行之的腿,也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禁忌。直到一次晚宴,沈家娇养的金丝雀借着酒劲,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到了孟行之的腿上。沈晗黛双手抱着孟行之的脖子,娇滴滴的撒娇:“困了……”众人都在心里祈祷这位沈家小姐不会被孟行之的保镖当场扔出去时。孟行之安抚的摸了摸她的背,那双含情眼里的温情仿佛快要溢出眼眸,“那就在我怀里睡。”——为了达到目的,沈晗黛放低身段,追求了令圈内所有人都忌惮的那位孟家话事人。但追着追着之后忽然发现,这位孟先生好像对她动了真情。她害怕自己刻意接近对方的真实目的被发现,借着给他买生日礼物的由头,打算在逛商场时逃跑。地下停车场内,银色的金属制轮椅在地面上反射出冷厉的光。亦如轮椅上坐着的男人,那双含情眼中明明透着宠溺的笑,却让沈晗黛遍体生寒。他轻声问她:“黛黛要去哪儿?”沈晗黛语无伦次,“生、生日快乐……”孟行之眼底的笑终于散去,搭在轮椅扶手的手背,用力到青筋毕露,“这真是好大一份‘生日惊喜’。”【阅读指南】1.男主后面腿会好,男大女小,年上2.女主非典型钓系,男主非典型爹系

    最新章节:第 102 章 Fernando&Darling|2024-07-20

  • 眼镜绅士 眼镜绅士 连载中

    点击阅读

    分类:其他类型|

    【周五晚上11点更新vb@是玉不逐流啊,请支持笨蛋女鹅和她的偏执男友】【港粤风|强取豪夺|后期追妻火葬场|男主为爱发疯】校园:白切黑的港城偏执绅士x闪闪发光的南方笨蛋美人都市:港城雅痞年大佬x人间芭比拉丁舞者1.高二上学期,班里来了个又高又瘦的转学生,长相俊美无俦,气质温和出尘,面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举手投足之间,端的是优雅清贵,绅士临尘,一跃成为校内无数女生的心尖白月光。  颜以沐偶然成为了他的同桌,被女同学拜托将情书转交给他。年鹤声盯着她瓷白手指递来的情书,眉尾轻挑,“你给我的?”“不是,这是别人让我给你的。”她急忙和他划清界限,小声说:“我有喜欢的人了,不是你……”年鹤声愣了一下,随后笑道:“那还真是不凑巧。”  2.年鹤声顶着一张邪里邪气的俊脸,在以前的高中上学时肆意浪荡,离经叛道。无数狂蜂浪蝶追在他身后,他被搅的烦了,索性换了座学校,一改往昔面目戴上眼镜,只想图个安静。 他的新同桌就很合他的心意,不吵不闹,一张漂亮脸蛋上处处透着文静乖顺。 只是他没想到,这个文静乖顺的同桌会背着他给别的男人写情书。年鹤声面无表情的将那封写满少女满腔爱意的信撕碎,随后只身前往信中的地点。 3.少女独自站在没有遮挡的雨里苦等许久,被淋的浑身湿透狼狈不堪。年鹤声一直在不远处悄无声息的观察她,藏在镜片后的眼神尖锐冷冽,像一只蛰伏在暗处的野兽,等待最合适的时机,见到猎物那双明眸一点点变得失望黯淡,他才肯现身。少女看见他,含泪无助的对他说:“鹤声,他没来……”年鹤声一手为她撑伞,一手拉她入怀,任由她的泪印湿他的衬衫。他将他的绅士风度彰显彻底,温声安慰她:“沐沐别哭,你还有我。”“他不喜欢你,我喜欢你。”“我最喜欢你。”  *绅士法则其一,伪装成善解人意的绅士,撕碎猎物的希望,在猎物狼狈时给予关怀,等她卸下所有防备,乖顺的躲进你为她精心编织的怀抱*——下本《只娇宠她》专栏求收藏~【骄纵美艳小公主x阴鸷文雅太子爷】沈希宁明面上是圈子里高不可摘的娇艳玫瑰,众星捧月,对谁也不屑一顾。但私底下却有公子哥们嗤之以鼻的挑明真相:“不过是沈家养来送去联姻的私生女,有什么可清高的?”孟行之是孟氏集团的太子爷,长了双看谁都温情的含情眼,行事手段却极端残酷,冷心冷情远近闻名。即便他因意外折了双腿,也无人敢在背后诟病他一句刻薄话。而孟行之的腿,也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禁忌。直到一次晚宴,沈家娇养的小公主借着酒劲,在众目睽睽之下,坐到了孟行之的腿上。沈希宁双手抱着孟行之的脖子,娇滴滴的撒娇:“困了……”众人都在心里祈祷这位沈家小姐不会被孟行之的保镖当场扔出去时。孟行之安抚的摸了摸她的背,那双含情眼里的温情仿佛快要溢出眼眸,“那就在我怀里睡。”——为了摆脱沈家的控制,沈希宁放低身段,追求了令圈内所有人都忌惮的那位孟家太子爷。但追着追着之后忽然发现,这位太子爷好像对她动了真情。她害怕自己刻意接近对方的真实目的被发现,借着给他买生日礼物的由头,火速买了去往国外的机票,打算逃跑。候机厅内,银色的金属制轮椅在地面上反射出冷厉的光。亦如轮椅上坐着的男人,那双含情眼中明明透着宠溺的笑,却让沈希宁遍体生寒。他轻声问她:“宁宁要去哪儿?”沈希宁语无伦次,“生、生日快乐……”孟行之眼底的笑终于散去,搭在轮椅扶手的手背,用力到青筋毕露,“这真是好大一份‘生日惊喜’。”1.男主后面腿会好2.年龄差,男大女小,年上——《他的掌中娇》求收【毒蛇占有欲极强皇子x冷艳绝色亡国公主】 敌国皇帝带着浩浩荡荡的铁骑冲进皇宫的那一日,父皇惨死,母后被俘。芙蕊国破家亡,从金尊玉贵的公主,变成了阶下囚。  为了保命,芙蕊在被押送去敌国路上时,她颤抖着双手,抓住负责看押她的少年将军的衣摆,垂泪恳求:“求将军保我一命。”  羸弱的少女伏在陆欺脚下,云鬓散乱,身上精致华丽的衣袍脏污不堪。那张令军中将士垂涎不已的娇颜被他掐在掌中,染上了血红,雪白面色上更添一抹撩人艳色。  陆欺漫不经心道:“保你?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他盯着那双白皙如玉仿佛一捏就会碎的纤细手指,缓慢的从他衣袍下摆往上滑动,带着啜泣的嗓音:“芙蕊愿将一切献给将军……”  陆欺凌厉的眉眼挂上一抹恶劣的笑,“公主殿下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芙蕊以为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没成想,她招惹上的是一条缠人的毒蛇。  与陆欺的纠缠让她后悔不已,直到她母后获得陈国皇帝的荣宠,把她带回了皇宫,她才终于逃离陆欺的魔掌。不久后,陈帝的十六子从陆府被带回,恢复皇子身份。陈帝特为这位十六皇子设下家宴,芙蕊也出席在列。筵宴上,十六皇子挨桌饮酒,到了芙蕊面前时,看清她那张花容失色的脸庞后,笑问道:“这位是?”陈帝答:“若按年岁,你该唤她一声皇妹。”陆欺不语,只望着芙蕊笑。芙蕊垂首向他施礼,低低唤了一声:“皇兄……”陆欺借着敬酒靠近她,她想躲开却被他箍住腰。他偏头与她附耳,语带讽笑:“皇妹?这世上可有一起在床笫间厮混的兄妹?”“利用我保了命,就想把我一脚踹开?从我身边逃走?”“公主殿下,你休想……”【阅读指南】1、女主前期依附男主柔弱菟丝花,后期搞事业2、男主非常疯非常恶劣,是女主毒唯恋爱疯批脑3、男女主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,看文案就能看出来

    最新章节:第 101 章 Lady&Gentleman|2023-11-17

1

热门作家